浅析《进击的巨人》始祖尤弥尔的部分设定

【本文最初于2022年2月9日发表于长毛象】

关于始祖尤弥尔为什么会死,剧情通过弗利茨王介绍得非常清楚,一把长枪杀不死尤弥尔,不再复原身体、选择死亡是是尤弥尔自己的意志。
随后,关于尤弥尔为什么选择死亡,常见的说法是,尤弥尔“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心情\希望,于是放弃自我修复,然后死去。”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说法时,就觉得似是而非,直到这次看动画,才完全了悟。这了悟是对尤弥尔,也是对我自己。
尤弥尔(我)是被打上思维钢印的人,所谓的思维钢印,是指“我的人生必须用来服务于他、为他所用”的责任感、使命感、归属感,和“否则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甚至是对‘我’这个概念本身的背叛”的愧疚感、恐惧感。
带着这样的思维钢印,从来都是没有什么活下去的动力\心情\希望的,那是人才有的东西,尤弥尔没有那种东西,我也没有。
所以,【人靠希望活下去,没希望就活不下去】的这个推理,是不适用的。尤弥尔(我一度)选择死亡的逻辑是:
我的本能告诉我,我不想再继续这种为人所奴役的人生,而我的思维钢印告诉我,我的人生必须且应当为人所奴役,那么我终结奴役的唯一方式就是终结人生,并且,必须要以被利用、被献祭的方式终结人生。
这完美地解释了为什么尤弥尔死后完全没有获得自由,因为她的思维钢印没有解除,只要她被放在一个客观条件允许她继续服务弗里茨王室的环境,她就停不下来。她不知道她可以凭借自由意志作出选择,特别是拒绝的选择。
但另一方面,这个思维钢印,并不是完全靠外部力量(艾伦)打破的。
这个钢印至少在尤弥尔选择死亡时,已经开始产生裂缝了。
因为死亡也是选择,它恰恰是尤弥尔的自由意志,是在她以为自己没有“为自己而活”这个选项的时候,所作出的极为爆裂的选择,一个完全违背弗里茨王意志的选择,只是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她当然还没有意识到。被洗脑的她/我,打破思维钢印的过程,就如同在满是风刀霜剑的黑暗中摸索,其路径是不可能如同局外人那样清晰且一目了然的。
尤弥尔违抗了弗里茨王“站起来”的命令选择死亡后依然被奴役了2000年,那么多被家暴、PUA的女性一次次回到施害方身边,我在第一次提出辞职后经历了长达数月不眠不休的精神虐待和比过往更花样百出的强奸之后依然选择放弃辞职,都是外人觉得无法理解但其实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正常人的思维方式、行为模式,我们早就没有了。正如Hannah Gastby所说,没有比在一片废墟上重建自己的女人更强大的存在了。这个结论之所以成立,恰恰是因为在废墟上重建自己的难度超乎想象。
最后,我仍然想澄清一点:我坚持认为,谏山创对尤弥尔遭遇的共情程度是非常非常低的,约等于没有。原因正如我一再强调的,没有比宣称尤弥尔爱着弗里茨王更恶毒的设定了。
换而言之,谏山创之所以能够把尤弥尔的遭遇和心态刻画得如此精确入微,绝对不是如我一度以为得那样——以为他看到了、共情了如我这样的受害者。他只是寻求刺激,怎么丧心病狂怎么来,怎么黑深残怎么来,怎么刺激怎么来。
然而他并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他笔下的残酷,完全没有、也不可能超过现实世界。

Views: 224

文章已创建 1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