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反强者(极权和父权)?

今天下午被从图书馆赶出来,又要闭馆了。超市商店关门、大喇叭聒噪乱喊、核酸捅死人的灵魂,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2019这条街还有商场、奶茶甜品店、芋圆焗饭,现在只是空荡荡的街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经济上行、下行是很复杂的因素,具体我不完全明白,但这一切不能脱离政治。媒体和所谓的专家领导不会告诉我们这些。

这是我第一次想要开始论述--为什么要反极权?

有人说我极端,有人认为舆论带偏使我们成为“乌合之众”,有人说“谁懂政治呢?”

在和人的交谈中,我意识到——忌讳谈政治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我们的教育中没有关于社会、国家、公民的教育,没有。教科书上都是些模棱两可的话,并且越来越不可理喻。

我没有反驳讨论的人,知道大家怎么想的本身可以作为一种辩驳基础。主要是其中很多人和我关系还不错,人是有很多面的,一个观点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这种情况下,我还是会和这些人做朋友。

但是,当许多观点不同、对立,一方对另一方压制排挤时,这就是社会性的问题了,是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的问题。

------

为什么我要反极权?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有极权化的倾向,这就像基因,和人性本质的恶一样。极权、毁灭、诞生,都是自然规律,而警惕反对极权的公民群体,这样的社会至少更宽容,和平和安定延续更久一点。如果没有自由派、人民的言论、监督机制去遏制,那权力只会无边界地扩大。

在SM里,能玩多大尺度其实是由M决定的,当虐待超过限度,M就会叫停。表面上M是在受虐,其实S是服务于M的。而简中的人民,可以把限度放到无限低,甚至没有限度。

我们的教育里,人民是依靠国家才能存在的,没有国就没有家。人民的权利、土地、住的房子来自国家,没有国家人民会居无定所;呼吸的空气、粮食来自国家,没有国家将吃不上饭。与此相反,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基础《社会契约论》提出,人民的公意形成社会契约,国家的权力是人民让渡的,国家将受到这份契约的约束和监督。这些差别,让我们变成不同的人。

“没有人懂政治”,但不意味着政治家可以践踏人权,踩在人民头上拉屎。“我常常在想,如果女性和男性有一样的力量,世界会更好吗?”可是促成社会退步的主导力量就是男性保守派,在家庭中,男性往往表现出自私利己、袖手旁观、只取好处的态度。

这个假设是架空的,弱智考虑的首先只是生存!这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争取权益就会被说“造反”,女权主义者也不想变得和这些自私无聊普信的生物一样。而强者对弱智的想象力极其有限,男人所能想的,是“女权要分我的好处了,这些女的要造反、篡位”。

可事实上,女权要的首先只是女性生存的权利,平等在这种环境下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男性天然的体格优势,他们必然是强者群体。

只要有强者,强者就必然会巩固加强自己对权力的掌控力,哪怕暴政、暴力,也要维持自己的强者地位,他们深深害怕着。

而弱者,在生存空间被挤压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多么弱小的时候,也必然要争取自己的权益。

两者所做的都有必然性。重要的是,提倡自由和人权是对弱者的保护,而极权拉拢多数派、排挤少数派、歧视弱者。维护、沉默、默认的人,极大概率是在这样的权力结构中得了好处,要么她自己觉得自己没有处于弱势,要么根本就没有过这方面的思考、只吸收了我们“出厂设置”的教育,被驯化得差不多了。

极权者(政治家、男性)做出各种事,使自己的绝对一元化体系在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不允许不一样、少数的人存在和活着,成为边缘群体,成为社会排挤的对象。这本身是践踏人权的。

而如果我主张某种集体热情,就变得和讨厌的人一样了。人都会有加深自己存在感、权力地位的渴望。法律的重要价值在于,制约权力,但是在这里,我看到它成了国家的暴政工具。

反极权就是争取人权。个人的即政治的。

反过来,政治的即个人的,大环境糟糕,人们的生活也压抑。

由于天然的生理差异,女性不会因为女权运动而成为强者,只要有强弱差异,女性主义的追求就不会停止。同理,只要国家存在,权力就应该被制约,那工人运动、罢工权利、自由派的运动,也不会停止。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革命。

首先,我承认一切都毫无意义。运动也好、国家集权暴政也好,一切都会消亡。运动也不是为了后代,毕竟人类这样的生物是地球的毒瘤,灭绝是早晚的事;再者,我反婚姻、也不会生孩子,生孩子对女性来说就是遭罪。

其次,也不是为了创造意义。世界已经不需要意义了,“意义”本身就没有意义,意义本身就不应该存在。

那到底为什么要革命、运动、反对呢?

(当然不是在简中运动,目前来说我的革命是在自己的思想内)

我不需要思考什么。只是因为--我是我。昨天是虚幻的记忆,明天永远不会到来,我能存在的只有今天,只有此刻的热烈。我是我,是时代社会下的“产物”,却不为了任何伟大或者目标。我反极权,只因为我是我,每一个情况下的选择都是我命运的必然,做出决定的那个我,热烈且忠于自己。不为了伟大、不为了意义、不为了后人。

我做和将要做一切,都只是这个时代社会下塑造的我,必然会做的决定。

我要诚实且勇敢、热烈且浪漫,只活在今天和此刻。

所以才反对不公、且终身反对。

Views: 44

文章已创建 9

2 个评论 在 “为什么我要反强者(极权和父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

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按ESC取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