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关爱”之可怖

一个口中讲着“我看到的爱是如此这般至死不渝”的人,却吝惜于将自己的爱拿出一点点来去体谅、安慰他人,这实在让我怀疑ta有多大程度上真的能够坚持这份爱。

想写这篇文章的起因很简单——某天,我在微信看到一位网友发了这样一条(大意)朋友圈:xx看了有关家暴的视频后好像受到了刺激,也开始给我看了。我看后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这位网友在与ta的朋友之后的交流中,表示,是因为自己的朋友“不懂识别爱也不是怀有爱的人”所以才会害怕自己日后也会遭遇家暴。甚至接着,这位网友又断言道:“所以你也会遭遇家暴。这是你的代价,不是我的。以后不要再给我看这些视频了。”
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这位网友举例发生在集中营里至死不渝的爱来告诉自己的朋友“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以此证明自己的朋友所讲述的“人会被家暴”是因为“这个人不会识别什么才是爱”。
我的这位网友十分推崇“自我关爱”、“幸福课”等等的概念,认为“爱人必先自爱。人应该时刻照顾好自己的心灵,人们感受到痛苦其实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去爱自己,如此也就无法去关爱他人”。十分陈词滥调且如今又非常受欢迎的观点,对吧?
但是我请问你,哪怕是完全不懂此类观点,只要有过与他人的交流沟通经历的各位,“关爱他人”,是不是包括当自己面前的人伤心难过时去理解、安慰ta?“关爱他人”,是不是意味着要承担一部分对方的痛苦?
可是要求人们“关爱自己”的“理论”却蕴含着“人的痛苦全是因为自己不够爱自己,除此之外无人需要为此负责”的,将人与人全然孤立的意味。
一个口中讲着“我看到的爱是如此这般至死不渝”的人,却吝惜于将自己的爱拿出一点点来去体谅、安慰他人,这实在让我怀疑ta有多大程度上真的能够坚持这份爱。
集中营里至死不渝的爱固然令人感动,可是这份爱并非是为了要满足后人的浪漫化想象而存在的。如果说幸存者因为有这份爱而支撑着自己活了下来,而死难者就是因为“心中没能怀着足以战胜邪恶的真爱”才死去,这……人不该发表诛心之论,但这番说辞又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高明到哪里去呢?
再回到“爱己才能爱人”,既然我的这位网友认为自己已然参透了“爱己之道”,那么ta是如何去“爱他人”的呢?
——说他人不懂得“关爱自己”,并且要求对方不要再把这些东西给ta看。
……如果这也能被称为是“关爱”的话,那一定是他们的创造。因为如果没有对他人此刻处境的了解,没有对他人此刻情绪的感受,人是无法“关爱”对方的。只要看看“care”以及“concern”的词源边可以得知,这两者中有“con”即“一起、共同的”的含义,包含着“承担责任”的意味。
曾经有人像我解释“关爱自己”的意思:你的心灵是很重要的东西,要多抱抱它,跟它说话、安抚它、与它和解,遇到自己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要认真听从内心的声音。世上所有的痛苦、迷惑都是因为对自己的关爱不够,没能听从自己的真实内心。
其实,若是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时代,我认为怀有如此这般的心境并无什么不可。然而我们能够发现,越是在人人都痛苦的时代,“关爱自己”的呼声就会越强烈。可这对于我们生活的中国,是一件十分“可怖”的事。
因为它将要把我们带入“无需关注任何人也无需思考环境是否出了问题”的境地之中。“被家暴?那是因为受害人不会识别什么是爱” “觉得学业/工作压力大?那是因为你没能与自己和解”“因为封控而痛苦?那是因为你没有关爱自己。” ……好像所有的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没有人需要对此负责、没有什么错误需要改正、没有什么进步需要取得。
听起来好像乌托邦已经近在眼前了。但事实确实如此吗?恐怕没有人会说“是”。

Views: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