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底揭晓了,so what?

中共二十大就像阁楼上的另一只靴子,在等了大半年后,终于咣当落地了。非常掷地有声,把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都惊倒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二十大成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清零什么时候结束?大会以后。国际旅行什么时候放开?大会以后。万事万物的不如意,似乎都会在大会以后消失。

然而并没有。而且不如意的事情,越发不如意了。全国各地进入无征兆抽风式分区块隔离,出国回国也依旧遥遥无期,近日更传出出境人员在浦东国际机场被拉进小黑屋查验手机电脑存储。

之前最喧嚣尘上的说法是习下李上,还有北戴河老领导会议。不要说墙外,在微信上也有过这方面内容的传递,大家似乎怀着某种期待在等待二十大。可以说,这个传言部分缓解了许多人的政治焦虑和精神内耗。但是,不真实的幻想终有一天会让人陷入更大更深的焦虑。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我现在来说当时如何不相信习下李上的说法是很马后炮的。但是,我一直觉得,越是重要的事情,越是经不起张扬,任何一个细节的纰漏都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一次好奇打开老灯的油管频道,突然脑海里有个奇怪的画面,习某人也在津津有味一脸坏笑地看这个视频。

我对中共二十大的不看好从2021年11月阅读了王沪宁的《政治的人生》开始。因为他为连续几届领导人摇笔杆子,这个不倒翁经历本身就让人比较好奇,而且从几届领导人的纲领看来,并无一个递进的思考深度,到了习近平这届反而猛地转身,放弃了韬光养晦的一贯思路。他的这本书写得较早,那时候还很年轻,还在复旦做老师,说话也较随意,应该比较能够看到他的真实一面。应该说,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擅长留意细节,仔细观察,而且自制力也很强。在一通清理腐败的运动之后,许多人对习敢怒就不敢言,因为知道自己屁股不干净,随时都能被握住把柄。王沪宁应该不会有这个问题,他可谓难有把柄。现在他要用他的聪明才智来完善他理想中的极权机器,从这点来看,不得不更加悲观。豆瓣不知从何时开始把这本书的书目关闭了,即只能看到书目,但是标注和评论功能都取消了,我之前的简短书评也随之消散。好在我在电脑里留了一些当时的读书随记,虽然想法幼稚,但也无惧分享,希望有助于思考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斜体字为原文)

王沪宁在九十年代出的《政治的人生》墙内的人都说好,我看了第一页就知道区别在哪里了,他说“我以为每一个生活在当代世界和当今中国的人,是不能不政治的。”我觉得至少许多加拿大人都特别不政治,美国的会,因为川普搞一趟之后大家都精神了。夏天徒步冬天滑雪的加村人没空这么唧唧歪歪热衷宫斗,这就是恰当的政治制度下大家在大多数时间里都可以不用那么累。

第二页:“在社会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变到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国家和政府的地位和作用值得讨论。目前,对国家和政府作用的定位没有确定,理论上没有解决,实践上也没有认知,做起来就产生很多问题。在市场经济发育中,可能的问题会变为现实的问题和实际的问题,如理论上不能解决,那么实践中就难以深入,不能推进。”——那么,在之前几十年里计划经济出现的问题有理论去解决么?是主席有解决的理论但总理没有去操作么?

p9 “中国经济发展和现代化推动,需要大量政治资源,包括制度资源、政策资源等。西方国家的发展,今天已经有所不同,需要更多的经济和信息资源,而不是政治资源。中国国情决定需要富集的政治资源。“——这个我不懂,读过政治学的人可能就是觉得中国人和外国人是两个物种吧。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的是弱者;有的是强者;有的要别人来设定目标,有的给别人设定目标;有的需要感情支持生活,有的需要意志支持生活。我大概在每一对概念中都会选择做后一种人。——这个我觉得他做到了,强者,给别人设定目标,意志支持生活。(今日补充感想:他做到了,在极权国家里上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看到“今年的国际大会是在柏林开。中国政治学会已经退出国际政治学会。”——好奇查了一下,有两个中国政治学会,中国政治学会(Chinese Association of Political Science,简称CAPS),成立于民国21年(1932年),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政治学专业团体,后该会因国共内战迁往台北,于1953年在台复会,并于1989年正式成为国际政治学会的团体会员。中国大陆政治学界另于1980年成立中国政治学会。那应该是因为台湾问题,从国际政治学会退出。

这段话真的无法同意:“从世界的角度看,生命是那样的伟大;从个人的角度看,生命是那样的微小。所以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从世界的生命来体验个人的生命,从个人的生命来领会世界的生命,是谓生命之生命。” 我恰恰觉得,从世界的角度看,生命是那样的微小;从个人的角度看,生命是那样的伟大。

东方研究院讨论要抓的问题。总的思路是:关于快慢的问题,这问题总是有的,问题是高明的人站在矛盾之上,不高明的人站在矛盾的一边。”——这个和我的观察一致, CCP高明就高明在尽量不具体参与到什么矛盾里去,而是指出各种现有矛盾,或制造一些矛盾,让大家在各个矛盾里头精疲力竭,最后总是它出来总结归纳拿收成。不服不行。本质上说疫情就是这么个好矛盾。

发展中国家捍卫自己的文化也就是捍卫主权” 看了近一半,最大的感受就是作者始终处于敌对情绪中。他的思想敌人现在已经成为国内舆论里的敌人,不知道他在其中的贡献有多大。

王沪宁在1994年还在用dos系统的时候就已经预感“以后社会上会不会形成不同的阶层,以由电脑造就的不同思维方式来划分。” 不过他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有说要怎么办。(今日补充感想: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要怎么办了,中国特色宣传机器+超级防火墙可以实现他的梦想。)

《停滞的帝国》是一种逻辑:帝国的存在往往以维护既有秩序和体制为基础,逻辑上帝国要求一种停滞的机制,不然帝国庞大的机制就会剥落,会在变动中风化瓦解。从新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二世到乾隆皇帝均深谙此道。所以封闭并不是早晨起来心血来潮的选择,而是帝国体制的必然。著名学者艾森斯塔特在《帝国的政治体制》一书中提出:帝国统治者所首要目标是“建立和维系一元化和中央集权的政体,以及统治者对于该政体的绝对权力”。封闭社会是保持这种体制的方法,而且是不可逃脱的办法。任何开放机制,最终会影响到封建帝国本身的权力体制。乾隆那样地注重体制,自有其理。他在那样的高位,体验到维系恐龙般的封建政权的唯一把手就是封建体制,所以体制不能动摇,不仅要防止内部力量对它的冲击,也要防范外部的冲击。这就必然导致体制的封闭和社会的封闭。——挺有意思,他现在正在为帝国的封闭出谋划策吧。

啧啧,他九十年代就担忧“个人获得了自由,但是却孤独了”。所以自由不是他那种知识分子的追求。你孤独么?

看看王沪宁怎么剖析西方民主政治,他说后果并非预期,而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民主政治本身已经成为为民主而民主,或者为利益而民主,为意识形态而民主,不是为人的生命而民主。整个冷战时期以及后冷战时期西方政治体系的产出,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别的不说,从建立了庞大的武器库和军事力量来说,就足以证明民主政治本来的逻辑已经被超越了。……民主政治本身也越来越脱离了人本身,发展成一部庞大的政治机器,成了外在于社会成员,也外在于掌握权力的阶层的存在,似乎不是人在控制这部政治机器,而是政治机器在控制人。这在发达国家已经是严重的现象。
我觉得他看到这些现象非常好,不过,他作为历届领导人的军师,助力中国做得更甚于西方民主政治,也是很厉害。大写的赢。

关于干部队伍,首先要有专门家和政治家,尤其是政治家,在一个大国里承担领导职责,领导十多亿人进行现代化,没有政治家的群体不能想象。一个省和市可能就有别国的人口,甚至要多得多。因而在这些地方均应该有政治家。什么叫政治家?应该是具有至死不渝的信念、学贯中西的知识、高山仰止的人格、高瞻远瞩的目光、百折不挠的毅力、海纳百川的胸襟、纵揽全局的能力,等等。中国的民主革命依靠了一个杰出的领袖集团。现在也需要。”——不晓得如何点评了,呵呵。

国内很多地方发大水,各地在组织救灾的活动,十分感人。有的时候一个社会需要轰轰烈烈,没有了轰轰烈烈,社会就会变得平庸。中国这样的超大社会,在平庸中就会懒散,就会分解,就会产生离心的力量。”——丧事喜办的理论依据!

越看越觉得他才是总设计师啊:“轰轰烈烈往往有一种矛盾,就是轰轰烈烈往往会给社会带来波动,而波动往往是超大社会所不能承受之重。问题在于如何在轰轰烈烈中保持社会的整合,同时又真的有轰轰烈烈。

看了六月份七月份对中央集权和打击腐败的阐述,他真就是幕后大佬啊,至始至终没有提到这方面的法制建设。

他认为性解放是文明的代价:《女妖岛》有点意思,说现代文明人到了一种原始文明的境况中,文明观念发生撞击。可能有一定的事实根据,但还是虚构。现代文明在这里遇到一种不同的文明和价值观念,似乎他觉得这种原始文明更合乎人的本性。实际上他描写的或者说他期望的很多价值观念在今天的西方世界已经出现,在原始人那里是古朴的生活模式,在当代人中间就是性解放或者性混乱。这就是文明的代价。

在比较集中的权力体制下,地方问题往往不容易成为全国性问题。看到这句,想到现在的新疆问题,不禁毛骨悚然。

在后起的现代化国家中,政治资源的积聚和运用是现代化能否成功关键之所在。不知道这是经验之谈还是他的主观判断。

本书的最后一句话:个人就是在整体的增加中减少,而整体就是在个体的减少中增加。我们理解自己和社会,离开了这种认识,将减少应该具有的快乐。所以,韭菜们之所以不快乐,就是没明白这个道理。现在的政治就是让韭菜安于做韭菜,去成就所谓整体的胜利。

生活仍然在继续,经过这大半年的猜想和等待,越来越觉得尊重客观事实的理性思维更加重要,虽然它常常带来一些焦虑。我们总是要好好生活的,要尽可能地未雨绸缪。我的大多数亲爱的家人都还在国内,这会是我近期很大的焦虑。然而,当下能着手去做的事情还不多,而且今夜已深,就酱。

《“谜底揭晓了,so what?”》 有 2 条评论

  1. 怀空 的头像

    非常赞的分享!

    1. chicaho 的头像
      chicaho

      谢谢。还可以提供两个小细节。
      一个是他没有留学经历,但是在1988年去美国访学半年。他去了两个地方,爱荷华大学和伯克利,正好可以代表美国政治的两头。另一个是他有过四段婚姻,但是应该没有什么绯闻,可见非常理性和有自制力。
      不怕恶政者蠢,就怕有这样的人佐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