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作《大父亲》前言


我在16、7岁时读完了我人生中第一部女权主义的著作,旋即就对性别权力、女性地位、父权制等等议题产生了兴趣,然后,随着学习的深入以及相应的知识增加,我越来越发现,东方父权制,尤其以中国为核心的亚洲父权制,与西方相比差异性极大。首先,中国的父权相较于西方而言对人的压制(不论男女)显然更全面,影响更深入,也更难以撼动,其次,中国的父权制似乎更少受到挑战与质疑,最后,因其“天无二耀,家无二主,国无二君”的特殊文化意向性,而导致的父权唯一性统治。

父权制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性别权力的议题,它更是深刻地影响并塑造着一个国家、民族、社会、文化、思想、制度等等的建设(这点我认为尤其适合于中国,在瞿同组先生的名著《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中开宗明义便说明了此项论点;“中国的家族是父系的,亲属关系只从父亲方面来计算,母亲方面的亲属是被忽略的,她的亲属我们称之为外亲,以别于本宗。……”,这本书就此论点出发,从而对中国古代的法律及其社会框架做概括性论述。)可以说只要理解了一个国家的父权制(或母权制)的特性,就能理解这个国家的半壁江山。

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对中国的父权制做一详尽地分析、批判和解释,来找出中国父权制的特殊性,背后的逻辑与影响,这至关重要,因为这将开启一种崭新的视角来解释和理解中国的文化发展与脉络,社会与政治制度的演变,甚至于独特的历史规律。

我把研究分成三个部分;1、我将对神话及其元结构思想中父权制因素分析和阐释。2、接下来便是对各个时代中的思想文化对父权制的推进作用做简短的概括性陈述,也会论及父权制是怎样构建出中国特殊的泛权力化体系。3、最后,我将论述近代中国与现代中国中的父权主义文化,是如何影响着各个运动(其中最惹人注意的,当然是大饥荒与文化大革命中所体现出的父亲主义的冷酷强硬)和现代后极权主义的管理模式。

这当然十分艰巨,而且就我目前的学识而言,恐怕要学习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部著作,但我想,这是值得的,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尤其缺乏弑父主义倾向,这部分地导致了超稳定社会构架和落后的社会,以及最重要的,对人的桎梏,因此,找出这个影响方方面面的“父亲”,是必须的。


《“拙作《大父亲》前言”》 有 2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