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句 逝者众

这几天接连看到讣告,李克强总理,吴尊友,Matthew Perry(《老友记》里的钱德勒·宾)……侯孝贤不幸得了痴呆症,我觉得是更惨的。

听LT的节目里讲到李克强非常清廉,步入总理内阁后就与旧友切断了联系,避免生嫌。我听到这里不禁长叹,茅坑焉得白莲花。这样一个没有把柄的人,在元首眼里无疑是眼中刺。就像黑帮入会要交投名状,李拿什么做了投名状?如果没有的话,又如何能得到帮主及其爪牙的宽容?白莲花自己没有错,错就错在长茅坑里了。

更何况他的学位和学识均胜于元首。虽然退休后去大学教学是闲散无争的选择,奈何他的专业是经济学,要是从学术上缜密推理出元首一贯政策的荒诞,岂不是成了给元首写历史罪状的人。我向来对阴谋论警惕,但是这次也忍不住要随一下各种阴谋猜测了。

讽刺的是李的夫人是《遵命大臣》的中文版译者,当年笑看英国的官场现形记,会不会想到日后自己家人在官场中会如此纠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